金州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食品机械

中国制造业存危机如何变制造强国

2021年08月18日 金州机械设备网

中国制造业存危机 如何变制造强国?

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企业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吸纳了大批低端劳动力,提供了廉价的工业品,是我国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今“中国制造”越来越贵、海外市场越发难进,中国制造业面临着被国内外共同施压的生存困境,进退两难。转型升级是不得不走的道路,但这条路是否走得顺,最后能否破茧成蝶,华丽变身,谁也说不准。但是企业都知道,转型升级不易,但如果不转,利润越来越低,结果只能是挣扎等死。

海关总署近日发布数据显示,按美元计价,前8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7663.9亿美元,增长2.3%。8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3670.9亿美元,增长4%。其中,出口2084.6亿美元,增长9.4%;进口1586.3亿美元,下降2.4%;贸易顺差498.3亿美元,扩大77.8%。我国外贸呈现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特点。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主任黎友焕对数据进行解读时指出,短期政策刺激力度有所减弱,7月出口退税大幅缩水至761.8亿元,同比增速仅为2.9%,为过去5个月以来新低。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升值超调的风险或增大,对出口也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制。8月劳动密集型出口增速保持平稳,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速下降。而从出口商品结构看,前8个月我国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保持增长,而且档次逐步提升,但产业的转型升级需要较长的过程,出口在短期内不太可能立刻形成新的竞争优势。

自1999年以来,我国制造业利润增幅基本在30%以上,而且连年保持这种大幅增长,创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持续最长的增长期。中国制造业产值可占到全球比重的20%以上,“MadeInChina”在世界范围内分布,“中国制造”成为中国崛起的标志,“世界工厂”使国人引以为傲。然而,制造大国并不是制造强国。

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企业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吸纳了大批低端劳动力,提供了廉价的工业品,是我国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今“中国制造”越来越贵、海外市场越发难进,中国制造业面临着被国内外共同施压的生存困境,进退两难。转型升级是不得不走的道路,但这条路是否走得顺,最后能否破茧成蝶,华丽变身,谁也说不准。但是企业都知道,转型升级不易,但如果不转,利润越来越低,结果只能是挣扎等死。

今年1月份,工信部、发改委等多部门开始编制“中国制造2025规划”。作为中国向“工业强国转型”浪潮中的变革前沿,“中国制造”如何应对?

“不好端”的饭碗

李老板是珠三角地区一家制衣加工厂的企业主,有工人300多名。从1979年开始,外贸经营权逐步下放到地方省级外贸公司和国有大中型企业。1987年,外贸公司开始实施承包制改革,地方公司和总公司脱钩。1991年开始,外贸企业全面实现自负盈亏。1994年,中国取消进出口指令性计划,提出在外贸企业逐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李老板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开始了他的外贸生涯。

2004年,中国全面放开外贸经营权,取消对所有外贸经营主体外贸经营权的审批,改为备案登记制。2005年1月1日,中国取消了纺织品出口配额。政策一放开,各种大大小小的外贸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撤掉市场准入门槛对民企来说是好事,人人都可以做外贸了,出现了普遍竞争。但一下子全部放开也带来了中国外贸低价竞争,模仿抄袭的硬伤,至今无法痊愈,“中国制造”甚至成为中低端商品的代名词。“方方面面的因素,造成现在的外贸饭碗不好端,不仅辛苦,竞争压力也大。”李老板说。

如今让他及其他外贸企业老板头疼的是,一线工人普遍面临招工难。每年春节过后的二三月份,很多外贸企业由于工人不到位,生产周转不起来,产量很低。今年过年后,李老板的公司用工缺口达30%。“不仅一线工人难招,劳动力成本也是年年上涨。每过一个年,劳动力成本会增加15%~20%。”李老板说。

由于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李老板把一些订单转移到了成本略低的安徽、河南、江西等中西部省份。公司做前端面料,花型等研发以及后面的包装部分,中间的加工生产环节则发包到中西部地区。

李老板表示:“如果一直走传统路子,将越走越窄。今年以来,我们重点放在品牌建设上。”几年前,企业尝试“借船出海”,借力自己的一个海外客户,推自主品牌。但中国品牌走出去,没那么简单。之前一直为国外成衣品牌代工,中国品牌的产地效应在欧洲人看来,仍属于中低端。在他们的意识中,法国意大利的品牌才是高端商品。

李老板企业的困境就像是中国制造业发展过程中的困境缩影,如何破解,不仅是制造业企业主思考的问题,也是这个时代的问题。

123下一页>